服務熱線:0831-5358888 15283161789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抗戰勝利閱兵當天

  • 日期:2015-09-04 11:58:08
  • 分類:行業資訊
  • 瀏覽:

據多家美國媒體報道,美國國防部官員周三(9月2日)稱,5艘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艦艇在白令海峽的阿拉斯加海岸出現,這 是美國軍隊首次在該海域發現這種情況。美國國防部稱他們近期一直在追蹤該艦隊,這支艦隊有3艘戰斗艦艇,1艘補給船和1艘兩棲登陸艦,此前一直向阿留申群 島前進。

鐵血網提醒您:點擊查看大圖

此次出現在阿拉斯加的中國艦隊此前參與了中俄海軍聯合演習

1名國防部官員提及中國海軍艦艇時表示,中國海軍一直在國際海域行動,而“這是阿留申群島周邊第一次出現在這一情況。我不認為我們需要把他們的行為標定為威脅。”

美國媒體稱,中國駐華盛頓使館的發言人暫時無法聯絡,沒法獲得中國方面的評論。

中國官方一直在對美方提出抗議,抗議美軍飛機在南沙群島上空飛行,干涉本國事務。此次中國海軍艦艇是如此地靠近美國海岸,這是中國海軍急速成長的最新一次展示——從本國近海到海外,來保護中國在世界各地日益增長的利益。

鐵血網提醒您:點擊查看大圖

美國媒體稱這是中國海軍首次采取如此行動,而美國國防部稱這不是威脅

美國官員對中國海軍的行動迷惑不解,因為目前美國總統奧巴馬正在訪問阿拉斯加和極地區域,奧巴馬此次行程維持3天,目的是解決氣候變化問題。

美媒報道稱,此次中國海軍行動的第二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式,而美國及其盟友則擔心此次行動會成為中國炫耀其新軍事力量和野心的秀場。

而習近平將在本月晚些時候訪問美國,而因為中國軍隊的行動,網絡攻擊和南海的島嶼建設,美國認為中國在制造緊張局勢。

白令海峽出現5艘中國軍艦 白宮稱“無威脅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據英國BBC報道,美國白宮發言人表示,美軍沒有發現在白令海峽出現的中國海軍艦只有任何威脅性的活動。

美國五角大樓的一名發言人烏爾班確認了美國《華爾街日報》的報道說,5艘中國海軍的艦只出現在阿拉斯加外的白令海峽中的國際公海上。

烏爾班說:“我們尊重所有國家的軍艦根據國際法在國際公海上的航行自由。”

這5艘中國軍艦是在參加了一次中俄海軍演習后出現在這里的。

美國總統奧巴馬正在阿拉斯加北部的北極圈附近地區視察,同當地官員討論氣候變化的問題。

美軍匿名官員說,據信這是中國海軍首次在白令海峽航行,5艘艦艇包括3艘水面戰艦,1艘兩棲攻擊艦和1艘補給艦。

美國官員表示,美軍近日一直在關注著中國軍艦的行蹤,“尚不清楚其動機”。美方官員說,這些軍艦在國際海域航行,美方沒有把它們視為威脅。

白令海是指太平洋北部被阿拉斯加半島、阿留申群島、堪察加半島、西伯利亞和阿拉斯加圍成的一片水域,北端通過白令海峽與北冰洋相連。

中國在2013年成為“北極理事會”觀察員,對北極圈的能源資源展現出極大興趣。北極理事會的成員國包括加拿大、丹麥、芬蘭、冰島、挪威、俄羅斯、瑞典及美國。(屠麗美)

追蹤中國潛艇:一位美國海軍的南海親歷記

1999年夏天,我還是華盛頓州惠德貝島海軍航空站的一名后備役人員。我們當時在西太平洋執行每年例行的巡航任務,分隊駐扎在日本三澤市和沖繩的嘉手納空軍基地。我們和其他VP-69“戰斗圖騰”的機組人員輪流值班,一連幾天都處于戒備狀態。

這 意味著我們得待在洛克希德公司生產的P-3C“獵戶座”反潛巡邏機上,檢查計算機、雷達等飛機設備的狀況,為即將到來的飛行做準備,隨后就是24小時一直 待在宿舍里,睡大覺、看電視、洗衣服、吃比薩,做各種看似無關工作的事情,所有這一切當然都是打著維護軍人榮譽和保衛國家的旗號。

一 天早晨,天還沒有亮,離警戒飛機機組人員換班還差幾個小時,有人敲響我的門,喊道:“快起床,我們接到呼叫了。”我和幾個睡得迷迷糊糊的“戰斗1號機組” 成員一道探出頭來,想看看是誰一大早擾了我們的美夢,但人已經走遠。我迅速穿上衣服,系好鞋帶,抓起包和其他人員一起匆忙下樓,上了接送機組人員的車。

鐵血網提醒您:點擊查看大圖

美海軍P3C“獵戶座”反潛巡邏機

按照標準程序規定,我們必需在接到呼叫1小時內升空。我們駕駛著P-3C UDIII“獵戶座”反潛巡邏機在第5R號跑道上滑行升空,機上共有12名機組人員,外加一名戰術支援中心的海軍上校。我們此行的任務是奉命搜尋和跟蹤一艘探測到的中國潛艇。

濃霧下的追蹤

經 過4小時的飛行,我們到達了南中國海上空,接替一架P-3繼續執行任務。此前,這架P-3已斷斷續續與那艘中國潛艇有過接觸,但在我們到達之前又丟失了目 標。他們在離開前放出了最后幾個聲納浮標,我們再利用它們探測到的聲波來識別水下目標。不久,我們的傳感器操作員又探測到了潛艇的蹤跡,它很快出現在雷達 顯示屏上。

鐵血網提醒您:點擊查看大圖

正在執行反潛任務的P-3反潛機

我 們興奮地向戰術支援中心進行了初步報告,隨即急轉彎,高速前沖,并快速發射浮標。待完全鎖定潛艇后,我們再次向戰術支援中心做了詳細的匯報。接下來,我們 開始了沉悶乏味的反潛戰行動:整小時整小時地盤旋,放置浮標,觀測浮線。在這個緯度區域,空氣悶熱,我脫下了飛行服,將它纏在腰上,隨后又將救生服穿在被 汗浸透了的T恤外面。透過右弦向后部機艙窗口望去,下面是200英尺厚的濃霧。

作為一名軍械師,我的任務是在發 射聲納浮標時(它們從機艙底板的三個增壓聲納浮標槽中發射出去),為戰術協調員提供配有沖力彈藥筒的聲納浮標,并將其設置到適當的深度;為他提供無線電頻 道,并告訴他這些裝備的使用壽命。我們已經追蹤到了那艘潛艇,并確定了它的類型,現在需要做的就是保持追蹤狀態,直到換班。

我們處在200英尺的高空,這是正常的反潛飛行高度。這時,對講系統突然傳來聲音:“飛行小組請注意,它可能要浮出水面。”我們的雷達操作員杰茲可能通過潛望鏡確認了這條消息。很快,上浮潛艇離我們只有1英里遠。盡管隔著厚厚的濃霧什么也看不清,但它就在我們的前方。

“煤 灰,帶上相機上去。”大多數海軍航空兵都有一個綽號,通常在戰斗狀態下實施戰術飛行時才使用。不像在電影中看到的那樣,多數綽號都不太好聽,也沒有什么英 雄氣魄。在我早期海軍生涯中,我的綽號就是“煤灰”。當時我的另一個職責是用一架Agiflite 70-mm的相機拍照,之前我已經給相機裝上了新膠卷和電池。

在往飛行艙挪動的時候,我遞給飛行技師茲姆一架 “超-8”攝像機,以便在霧散的時候錄下一些影像。我在飛行員身后的光學玻璃照相窗口處坐下來。一起來的那位海軍上校在駕駛飛機,我不認識他,但對他的駕 駛能力絲毫沒有懷疑。在200英尺高空的濃霧中執行追蹤中國潛艇的真實戰術任務,并且飛機的一個發動機還處于關閉狀態,這樣的場合的確不適合打招呼

杰茲不斷報告距離與方向信息,指揮飛機跟蹤潛艇。捕捉到上浮至水面的潛艇對我們中隊來說將是極大的激勵,那樣的話我們在悶熱的、沒有空調和食物的飛機上連續工作也算值了。

鐵血網提醒您:點擊查看大圖

P3C反潛機上的聲納監聽員

近距離拍照

我 們的飛機第一次從那艘潛艇上空經過時,證實了大家心中的猜測:整個潛艇籠罩在霧里,我們怎么也看不到它。等到第二次飛臨其上空時,我們將鏡頭推近潛艇所在 位置,杰茲大喊:“看!看!”我們很緊張地往霧里看,但還是什么也沒看到。根據規定,我們的飛行高度不能低于200英尺,因為萬一出事,每一秒都將關乎生 死。屆時我們根本沒時間進行水上迫降,也沒時間系上安全帶,飛機將會連翻幾個筋斗沖向海里,而且我聽說這片海域還有成群的鯊魚。

鐵血網提醒您:點擊查看大圖

網友設想的潛艇投放浮標對抗反潛方案

再一次飛臨潛艇上空時,機長將飛機下降到了200英尺以下,我們都感到非常不安。我看到雷達測高器顯示我們下降到了190英尺高度,此時高度警報器開始蜂鳴,遮光板上的高度計警告燈也開始閃爍,紅光十分刺眼。飛機竟然停留在190英尺的高度,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我們在潛艇的正上方,快!快!”杰茲喊道。我們輕推操縱桿,飛機又升到了200英尺高度,這時每個人才長出了一口氣。這時,上校將“獵戶座”側立,右翼朝下快速轉彎,準備再次飛臨潛艇上方。到了潛艇的上方后,他又將飛機高度降到了190英尺。

接 著飛機又一次轉身,這次更是降到了180英尺高度,一時間警報器大作,紅燈閃爍,而我們的心跳也跟著加速。上校看了一眼飛行工程師,沖著斷路器控制面板點 點頭,然后咕噥了一下。我和工程師對視了幾秒,從他眼中我能看出形勢的緊迫。他伸手拉下了雷達高度計告警斷路器,警報聲停止紅燈也熄滅了,而任何人都知道 這些警告裝置的重要性。

一陣陣尖叫的同時,我突然看見了一個翻滾的尾浪。“看到了!”我大喊,同時抬起照相機。 在我按下快門的同時,那艘潛艇出現在我的視野里。在170英尺的高度,我幾乎能看到潛艇了望塔中三個解放軍海軍人員眼睛的顏色,他們正抬頭看我。隨著鏡頭 的拉近,我還能看到船尾白色的航行燈,以及潛艇周圍翻起的泡沫。

鐵血網提醒您:點擊查看大圖

上世紀80年代一架美國海軍P3C正在監視剛浮出水面的蘇聯潛艇

“煤灰,拍到了沒有?”“拍到了!” 我興奮地大聲喊道。Agiflite照相需要沖膠卷,而攝像機卻是馬上可以播放。我們在機艙里到處傳看著那幾秒的鏡頭。我們爬升到了巡航高度,繼續用雷達與浮標跟蹤潛艇,直到向沖繩方向返航。

興奮之余,飛機上的每個人都被饑餓折磨著,從前一天晚上到現在,將近24個小時,我們什么都沒有吃。我不是那種能好幾頓都不吃飯的人,咖啡早就喝完了,連最后一包不新鮮的玉米片也早就和大家分吃了。我們筋疲力盡,渾身汗臭,都快餓暈了。

驚魂一瞬:戰斗機來了!

鐵血網提醒您:點擊查看大圖

2001年4月,在同一片區域發生了中美撞機事件,圖為撞機事件中的美國海軍EP3偵察機

我 正在椅子上打磕睡,突然有人敲打我的大腿。“嗨,兄弟,我們遭到了攔截!”啪!我趕緊戴上了耳機,朝黑暗中望去,看到在離我們右翼1英里開外一架戰斗機閃 光的頻閃器。我們的中國朋友急忙召來了攔截機,他們追蹤我們而來。窗戶外幾英尺地方的兩架戰斗機實際上是兩架日本的“幻影”F-4,它們是來幫我們應對危 險的,只是我們還沒有搞清楚情況。

它們護送我們朝友方空域飛去,但是在擔心中國的導彈可能打過來的那幾分鐘里,空氣十分緊張。正是在這同一片區域,不到兩年后,一架中國的F-8 “長須鯨”戰斗機和一架美國的EP-3“白羊座”II型相撞——正是我們所駕駛飛機的電子偵察機型。

當 我們最后降落在嘉手納時,距離我們被叫醒的時間正好過了將近23個小時。值班司機正在車上等候,準備把我們送回住處。當我們爬上來的時候,她皺了皺鼻子, 然后調侃地說道:“喲,你們身上聞著像是有一群公山羊的味道。”我們朝基地的另一頭開去,大家都不說話,只有空氣中散發著臭味。盡管沒人提醒,司機還是拿 出了“大力水手”炸雞塊。我們圍坐在一起,默不作聲地吃著雞塊。

后來,在沖繩的一家酒吧,我們決定買下一塊傳統的飛行飾品。它大概圓形的樣子,上面有一個形狀奇怪的1字(我們機組的編號)和中國潛艇的一個輪廓。雖然做工非常粗糙,甚至都快散架了,但它仍成了我珍貴的紀念。


比特币价格今日的价格走势 四川时时投注平台 青海快三投注网址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历史 曾道长软件下载苹果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公告 双色球预测牛彩网彩摘网 河南快3近200期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 3d开奖结果今天结果31 云南快乐十分5O期 今晚深圳风采开奖号码 秒速赛计划全天稳定版 香港赛马会五肖5码 快乐时时是全国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老五星走势图 香港马金牌谜语